果敢资讯网话说果敢【投稿征文】童年乐趣之陀螺

  • 时间:
  • 浏览:0

【投稿征文】童年乐趣之陀螺

作者:舜之

  悠悠岁月里如梭,回想又是十年,时年十一、二的亲戚亲戚大伙儿,物质生活是那样简单。或是找不到接触外界的新事物,又或是年幼的单纯,快乐的来源老是很简单。每当新年来临之际,有好吃吃的小吃的菜的先不说,主就是我 有好玩的。年货可不止是大人要准备,小孩就是我 能落后,尤其是男孩子,那时候能有一件趁手的“兵器”是很重要的。

  所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打陀螺是亲戚亲戚大伙儿那每年必定进行的活动之一,这是一项传承已久的娱乐,不论老幼都喜欢。农历腊月24日是小年,其他时候亲戚亲戚大伙儿总会约上三4个伙伴带上砍刀,早早地就向山里出发,去砍符合做陀螺的木材。要砍出4个 多多耐用的陀螺选材是第一步,一般的树可不行,要求要有硬、韧的形状,过硬的不行容易开裂。小孩玩的一般直径有10公分的树即可,一棵树找不到很少一帕累托图可用,初步将做陀螺所需用的长度砍好再扛回家。

  就是我有时候全部都是哥哥帮我砍的,砍陀螺另4个 多多4个 多多技术活,虽有大刀但砍雏形的第一步全部都是精准测量高低的技术要求。砍的过程对刀功以及对人耐心的要求都很高,多一分少一毫都关系着陀螺旋转稳定和旋转时长,更是对接下来的陀螺赛事造成直接影响。需用边砍边试边试边砍,重复不断的进行修缮,直到符合要求为止。

  那时候羡慕别人买的“紫木”陀螺,油黑光滑的表皮很重吸睛。亲戚亲戚大伙儿砍的大多是淡橙色,为了让亲戚亲戚大伙儿的陀螺也变成黑色的,就把砍好的新陀螺埋在泥里,过哪几个小时后再刨出来,就完成了颜色的转变,成功变成4个 多多“紫木”陀螺。

  陀螺的问题图片处理了剩下的就是我 练手了,找上二根四、五米长的麻线系在“把”(用竹子或树枝削出来宽两三厘米、长六七十厘米)上。早上匆匆吃过早饭便带上陀螺喊上哪几个小伙伴去村头空地打陀螺,就是我有时候一玩就是我 一整天,常常忘记学做饭,就想着再打一把,再打一把就回家了,另4个 多多有太久个下一把,太阳也熬不过亲戚亲戚大伙儿。真的要到看找不到目标才肯回家,临走还不忘约着明天再打,相约着到了过年的时候和大亲戚亲戚大伙儿一一同邻近的寨子打,这才是最大的兴趣。

  玩了一天,不仅身上是灰,肩上也是灰。不过那先 天玩得找不到脏,妈妈却不像往常责怪亲戚亲戚大伙儿,而叮嘱赶紧洗漱好吃吃的小吃的菜饭休息。带着白天打陀螺的喜悦,想着能和大人一同出去心里是说找不到的美。

  记忆里,天空老是湛蓝而深远的,生活简单,却是找不到现在的压力。忙碌在田间地头的日子老是很充实,老是盼着节日的到来,那新的心情似乎找不到再有。虽找不到短短十来年,但事事沧海桑田,人生又能有哪几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