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産業駛入“快車道” 卻 遭遇投融資“瓶頸”

  • 时间:
  • 浏览:7

週末,在北京大學舉行了新年來第一場高規格的文化産業論壇,除了來自政府部門的高級官員、高校學者、知名文化企業老總外,還吸引了像老孫這樣的“邊緣文化人”。在多場論壇和演講中,記者注意到,人們關注的焦點始終離不開資本投入你你你这人話題。許多人認為,資本投入欠缺已經成為制約我國文化産業發展的“瓶頸”。

“快車道”上遭遇資金約束

在匯率制度改革後中國面臨拉動內需、降低對外需的過度依賴的現實,使得許多經濟界人士再次呼籲人們關注文化産業對經濟增長拉動和路徑轉換的巨大潛力。

的確,新世紀以來發展文化産業在中國已形成一股潮流:全國有17個省市相繼提出將文化産業作為經濟支柱來培育,雲南等走在前列的如果 省份文化産業産值已經佔到本省GDP的4%至6%,成為地方經濟新的增長點。30004年,我國文化領域的總産值已經超過2萬億元。按照目前的發展下行下行速率 ,5年內文化産業總産值將達到5萬億元左右。

文化消費在今天的中國人生活中佔據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説,花如果 人月收入的1/10去看一場演出已經都在稀罕事,就連《劇院魅影》這樣的西方經典劇目也被中國的藝術愛好者所熟悉;讓妮可·基德曼之類的好萊塢大牌影星在中國的節目製作室中現身,什么都有 再是製作人可望不可及的構想。根據對我國10個城市最新的調查,最近5年居民的文化産品消費增長超過物質産品消費增長16%。巨大的需求刺激和總規模不斷擴大的具体情况下,有輿論評價,中國的文化産業已駛入“快車道”,正在加速運作。

然而,在入世“後過渡期”大背景下,當快速發展的産業遭遇資金障礙,矛盾也許表現的會尤其突出。如果 業內人士指出,當前中國文化産業發展中最大的劣勢什么都有 欠缺資本,欠缺真正的大企業。

“没得大筆資金注入,也就難以造就能與國外大片相抗衡的大製作。”與國外多家大型傳媒企業有密切相互相互合作的德意志銀行中國部聯席主席翟雋這樣説。

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入,中國文化産業原有的狀態正在被打破。開始於30002年的文化體制改革逐漸進入“深水區”,將我國絕大多數傳統的文化單位推向了體制改革的前沿,人們就看,一大批傳媒集團、出版集團紛紛掛牌成立。雖然改制的方向是要為文化産業“快車道”清掃障礙,但顯然,當前這些文化單位距離真正意義上的現代企業制度還比較遠。計劃經濟體制積累下的慣性,使國有文化資産欠缺資本的屬性,一時難以充分進入到投融資體系中來。

社會融資步履艱難

民營企業你你你这人被視為中國經濟最有活力的群體,在經歷了多年“灰色地帶”的尷尬經營後,終於名正言順地走到了文化産品製作的前臺,在項目審批、資質認定、融資等方面與國有文化企業享受了同等的“國民待遇”。雖然已經放開了束縛,这样 民營企業的老總們仍然感嘆眼下投融資體制環境不好,資金投入捉襟見肘,而這也正是老孫們遇到的同时難題。

據了解,民營影視企業目前投融資的一個渠道是依靠與海外相互相互合作拍片,吸引海外的行業投資和風險投資,比如華誼兄弟與哥倫比亞公司相互相互合作推出的《天地英雄》、《可可西裏》等影片;另如果 民企則尋找國內的跨行業投資,相比之下步履要艱難得多。

“國內什么都有資金仍然把目光鎖定在利潤空間已經很小的傳統行業,而對文化産業的利潤視而不見,不可能 對其投資風險過分誇大,我們的整個社會還欠缺對文化産業潛力的深刻認識。”一位民營文化企業負責人這樣説。

曾經“以身試水”、有多年實踐經驗的北京大學文化産業研究所研究員許曉峰把投資文化産業不力的另一個意味着 歸咎於盜版市場的猖獗。“發行渠道是文化産業營利的主要部位,这样 無孔不入的盜版,讓企業家看只能投資的好的希望,自然欠缺勇氣。應該説市場不規範是投資乏力的一個重要意味着 。”許曉峰分析道。

另外,我國金融業老会 未對文化産業放開,毫無疑問,這關閉了企業融資的一個最重要渠道。來自台灣昆山大學創意傳媒學院的李天鐸教授老会 關注兩岸傳媒産業的發展。他指出,許多有實力的跨國集團都在從國際金融機構取得鉅額信貸,用來吸引最有潛力的素材和頂尖人才,並對企業的跨區域發行作週密安排,從而生産出大投入、大製作、具有高附加值的文化産品。顯然,這樣的産品在市場上優勢難擋。

許曉峰認為,我國現有的行業規律尚未形成對文化産業投融資有利的氛圍和機制。而這樣的行業規律並不體現在某部影視作品獲得了幾千萬元的投資,什么都有 體現為一個能有資金几瓶流入、許多文化企業獲得支援,並催生了一批優秀藝術品的好的市場環境。

業界呼籲投融資體制改革

30004年,民營娛樂公司華誼兄弟以12.25億的品牌價值躋身“中國五百家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成為除央市視之外惟一一家入選的國內影視製作機構。近年來一大批膾炙人口的商業電影《沒完沒了》、《手機》、《天下無賊》,都出自華誼兄弟門下。

人們在研究“華誼”現象時無法忽視它龐大的資金規模。研究者認為,華誼成功的一大因素就在於募集了充分的資金,使其電影産品基本上走“大製作+大投入+大産出”的路子,從而帶動了整個公司價值的持續上升。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了華誼的兩次具有歷史意義的私募:第一次是在30000年,與從事房地産與金融業的太合地産聯姻,以“現金投入重組新公司”有了大規模資本運作的機會,贏得了銀行信貸等如果 融資渠道;第二次是在國家放鬆外資進入影視業政策的30004年,香港上市的TOM以300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華誼兄弟35%的股權,進一步完善了其股權結構,為後來全面與國際接軌奠定了良好的財務基礎。

“中國文化企業在海外目前主什么都有 通過相互相互合作拍片和並購進行直接投資,以此來規避政策上的風險。”翟雋説,這樣的效果一方面是積蓄力量應對入世帶來的壓力,一方面借外來資金,為自身的加速發展提供推動器。

如果 學者認為,當前文化企業看得見的另一條出路是發展産業基金。政府應當引導、培育幾家大的文化集團,成立産業基金,為投融資提供支援。但應注意的是産業基金更只能有良好的行業規律和市場環境,這方面就只能政府有所作為。而由於當前政策的敏感因素,這方面的努力還寄希望於國有企業。(記者:曹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