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洋保姆行情揭秘:雇傭前得先支付7.9萬元

  • 时间:
  • 浏览:3

  

Lisa會做一桌子中國菜,手藝讓僱主很滿意 

菲傭仲介公司網站及記者以僱主身份與仲介聊天截圖

  近日,在首都機場T3航廈,北京邊檢總站民警查獲了一名簽證過期、在北京逾期居留666天的東南亞某國女子,進一步調查發現,該女子以“保姆”身份在華非法打工,她被行政拘留1三天。

  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北京地區,家政服務市場中的洋保姆已不少見。她們以東南亞籍四十岁的女人 居多,大多没得工作簽證,通過仲介公司的操作,或以商務簽證的名義,或非法滯留在國內,成為僱主家的“保姆和幫傭”。

  講述

  菲傭Lisa因為“黑著” 已5年沒回家

  初次在王芳家裏見到Lisa時,她微笑著在玄關處遞上拖鞋。聽聞北青報記者你要 採訪,Lisa望向她的僱主王芳,經過允許後才開始與記者聊天。

  Lisa今年56歲,來到王芳家已有5年。她的家鄉在菲律賓怡朗市哈尼瓦伊地區,和當地的过后四十岁的女人 一樣,從1994年開始,Lisa來到中國成為菲傭,曾在香港工作14年,後來經亲戚亲戚你们介紹,來到北京工作。

  “老家有我的母親,還有我的丈夫和兩個兒子,一個兒子300歲,一個29歲,都還没得結婚。”Lisa説,每天她都會在工作時間之外通過電話和家人保持聯繫,而每個月王芳付給她的工資,她大多都郵寄給在菲律賓的家人。

  “我給她開的工資是30000元一個月。”王芳告訴北青報記者。30000元人民幣在菲律賓已不是小數目,Lisa説她的丈夫没得工作,在家“幹许多農活”,基本上全家人的支出都依賴她的這份幫傭工作。

  “菲傭”在北京的仲介機構中成了高端服務人員的代名詞。多家仲介公司在宣傳仲介紹,菲傭大多擁有大專或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接受過專業的家政培訓”,“學習過照顧嬰幼兒和護理老人”,能夠給僱主提供“高品質、一站式”的服務。

  Lisa稱,个人在菲律賓接受了大學教育,學習的專業是“女僕”,照顧産婦和嬰兒是她的強項,而她曾在香港做了14年的幫傭,會做一桌中國菜,這也讓她當初在應聘時獲得了僱主王芳的青睞。

  在香港,菲傭擁有合法的工作簽證。“在香港工作的十幾年裏,不是我个人申請的工作簽證,每次只只有花費185港幣,有效期是2年。”她可以不能 在休假時回家,並且來回的交通費用由僱主支付。

  但工資和同行的競爭壓力最終有有助于她離開香港、選擇北京。“在香港,我認識过后和我一樣的幫傭亲戚亲戚你们,她們蕴含过后人來到北京後拿到了更高的工資,过后她們也鼓勵我來。”Lisa告訴北青報記者。

  但內地現有法律並不允許境外低端勞動力到內地“做保姆或幫傭”。來到北京的頭兩年,Lisa的僱主通過仲介,每三天為Lisa續簽一次商務簽證,後來因為许多意外,沒來得及續簽,Lisa便没得了有效的簽證,“黑”在了北京。

  因為工作和没得簽證的原因,Lisa已經5年沒回過菲律賓了,對於“不是想家”的提問,她过后我笑著但並不回答。

  行情

  雇用洋保姆先一次性支付7.9萬

  Lisa的僱主王芳(化名)是北京人,5年前她通過一家仲介公司雇用了Lisa。雇用Lisa時,王芳一次性付給仲介公司1.5萬元仲介費,“作為保姆的機票和體檢費用。”與此共同,Lisa稱,个人在仲介公司註冊登記時,還只有付給仲介30000元人民幣。

  而與5年前相比,僱主現在只有支付的仲介費要高过后。1月14日,北青報記者以僱主身份隨機探訪了一家菲傭仲介機構,被告知过后 要雇用一名菲傭,現在只有一次性支付7.9萬元。“其中,1.8萬元是仲介費,30000元是菲傭來中國的交通費,餘下的5萬多元是第一年辦理簽證和通過海關的費用。”

  一位業內人士介紹,僱主雇用菲傭的仲介費在730000元到4萬元之間,“因菲傭不是有簽證、合同簽約時間長短以及仲介公司的不同而異。”除了向僱主和菲傭收取兩份仲介費,仲介公司規定,在進入僱主家的前三天,菲傭每個月的工資都由仲介公司代收,然後從中抽取提成。

  “她剛來的時候,給她開的工資是每個月330000元,仲介代收後,她拿到手的每個月只有30000元左右。”王芳回憶稱。

  而至於菲傭的權益,合同中僅提到,“私拆及扣壓家政服務人員的私人信件、物品,不尊重其宗教信仰”、“有打罵、虐待、侮辱家政服務人員人格”的行為,“如有不滿可以不能 向甲方(仲介公司)提出,協調解決”。

  但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仲介提供的合同模板中,並未發現“外籍工作人員”等字眼,过后我以“家政服務人員”代替。

  模式

  “借殼”商務簽證讓菲傭留下

  北青報記者探訪發現,一般在內地的菲傭辦理的不是商務簽證,每隔三天只有更換一次簽證。在Lisa出示的簽證本上,記者看一遍其每年的商務簽證簽發的地點不是一樣,有東莞、廣州,還有海南等地。

  王芳説,“簽證都會交給仲介代辦,每次只有額外支付1.5萬元。”而僱主不可以不可以 个人找许多代理機構辦理菲傭的簽證。一家代理機構稱,个人在菲律賓有對接的華人機構,通過他們可以不能 以“發送工作邀請”的名義為菲傭辦理商務簽證。

  15日下午,北青報記者通過仲介公司約見了三名菲傭。其中,27歲的琳達現在所持的簽證过后我通過前任僱主幫忙辦理的商務簽證。她補充説,周邊的亲戚亲戚你们和她類似,“有簽證的大累积挂靠在外資公司,是以翻譯、外語老師的身份拿到的簽證。”

  市場

  無簽證的“黑戶”菲傭工資更高

  在探訪中,記者發現,即使是介紹菲傭的仲介公司,也分為介紹辦理商務簽證的與介紹“没得簽證”的“純黑”菲傭兩類。“剛來的菲傭不好做,查到的危險性很高,查到後我們也麻煩。”仲介介紹,“没得簽證”且有經驗的菲傭比剛來到中國的菲傭更讓仲介公司和僱主“省心”。“對僱主來説,這類菲傭少了許多逃跑的風險,因為不只有辦理簽證,僱主所承擔的費用也更低。”仲介補充説。

  而38歲的瑪麗过后我菲傭中的“黑戶”。瑪麗稱,个人曾经在香港的薪水是3000港幣(約合333000人民幣)一個月,跳槽到內地後,僱主承諾工作一年後會將她的薪水漲到30000元。“但他們並没得遵守承諾”,瑪麗説,她當時告訴僱主,过后 違反承諾她會再“跳槽”尋找別的僱主。“僱主很生氣,扣留了我的簽證並趕我走,过后我成了‘黑戶’。”

  仲介介紹,這種没得簽證選擇“黑著”的,是菲傭中常見的狀態。“僱主可以不能 和菲傭溝通,她个人同意就行,但僱主要給‘黑著’的菲傭更高的工資,比如普通辦理商務簽證的是每月53000元,‘黑著’的菲傭要給到630000元。”

  而没得簽證,原因著菲傭只有正常地出入境。此外,仲介提醒,即使有商務簽證的菲傭,帶出境時过后我能提及她是僱主家裏的“保姆或幫傭”。“國內現在雇用菲傭不是非法的,一旦被發現,菲傭會被遣送回國。”仲介補充説,“但僱主只會被罰款2萬元,不會有不良記錄的。”

  仲介公司表示,過去找菲傭的僱主大多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中住別墅、豪华豪华别墅的超高收入人群,而現在,二三線城市的工薪階層不是人雇用菲傭。“僱主多,菲傭少。”她補充説。而另一位仲介機構的工作人員介紹,每名仲介手上現在不是20多位僱主,等待英文菲傭從菲律賓入境後進行面試,“先預約先面試”。

  仲介向北青報記者介紹,“在北京的菲傭市場中,菲傭的薪資價格在30000元左右,而许多工作經驗豐富或可中英雙語交流的菲傭工資價格為730000元左右。除此之外,還有许多被稱為‘金牌傭人’的菲傭工資則會高達300000元人民幣,基本不是住家的。”

  僱主

  菲傭可輔導孩子英語 但怕她总爱回國

  王芳的丈夫經營一家公司,王芳則是全職太太。王芳説,聘用菲傭,一方面可以不能 幫忙做家務,个人面可以不能 幫忙照看个人的兩個孩子。“菲傭會英語,可以不能 輔導孩子的英文。”

  王芳告訴記者,在聘用菲傭曾经,她已經換過三四個國內的保姆了。“过后 保姆要麼幹一段時間因家裏有事不幹了,要麼过后我喜歡跟別人家的阿姨説我家的私事,感覺沒什麼隱私。”而她家現在的菲傭因為不會説普通話,交際圈子也小,过后不會透露家裏的私事。

  而王芳看中Lisa的另一點,是因為她能吃苦,很能幹。“每個月我給她放三天假,每次休假她都會做好衛生,上午九十點才會離開家,下午四點前一定會趕回來做飯,做家務也從不只有催。”

  王芳表示,在她的亲戚亲戚你们圈子裏,起碼有十多位亲戚亲戚你们家裏都雇用了菲傭,雖然價格比一般的阿姨稍微高點,过后 省心。

  “但不管怎麼説,要把人看住。”王芳説,仲介當初特意叮囑她,平時一定要把菲傭的護照和簽證收在个人手裏,只在辦理商務簽證的時候才把證件還給她們,“就怕她們总爱間回國了”,而這樣的做法幾乎已經成為僱主們默認的規矩。

  但已經在王芳家工作了5年的Lisa,目前已經收拾好行李打算回菲律賓了。“雖然回家後面臨的是失業,但她説想陪陪个人的家人。”王芳説,她不打算勸阻Lisa,过后只不可以儘快找到合適的人選接替Lisa的工作。

  提醒

  所簽合同無效 雇傭雙方均不受法律保護

  北京京潤律師事務所韓驍律師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入境出境管理條例》中規定,外國人在中國境內工作,應當按照規定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聘用未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的外國人。

  而根據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就業服務與就業管理規定》中的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外國人的崗位必須是有特殊技能要求、國內暫無適當人選的崗位,並且不違反國家有關規定。”

  韓驍分析,按照上述規定,我國禁止外國人從事家政服務業。而根據相關規定,外國人“未按照規定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在中國境內工作的,以及超出工作許可限定範圍在中國境內工作的”屬於“非法就業”。“情節嚴重的將受到拘留並罰款的處罰,且非法雇用的僱主也要受到罰款等處罰。”

  此外,韓驍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入境出境管理條例》規定,外國人在中國境內等待英文居留,“不得從事與等待英文居留事由不相符的活動,並應當在規定的等待英文居留期限屆滿前離境。”

  對於“外國人非法居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入境出境管理條例》規定,會“給予警告,情節嚴重的,處每非法居留一日30000元、總額不超過300000元的罰款过后 5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

  “一旦雇用外國人從事家政服務,中國僱主與外籍被雇用者之間就建立了一種特殊的涉外民事關係”。韓驍補充説,按照目前的法律規定,僱主與菲傭之間的雇傭關係被認定為非法關係。

  “过后 ,雙方之間私下或通過仲介建立的雇傭合同,也因違反法律規定而屬於無效合同。對僱主來説,基於無效合同取得的非法權益,法律不予保護。對於外籍被雇用者來説,其相應的權利也得只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