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銀行上市波折多 A股終止審查H股踏漢能"地雷"

  • 时间:
  • 浏览:0

  錦州銀行上市願望始終強烈,從曾經排隊等待歌曲A股上市,到今年向H股發起衝擊。

  然而幾年來,錦州銀行的上市之路卻走得異常艱辛。早在2012年,該行就首批入圍證監會排隊上市名單中,然而隨後,先是長時間被A股市場拒之門外,後不得不遠走香港市場以圖儘快上市,再其後突遇漢能“地雷”,被迫重新遞交H股招股説明書,H股上市時間順延至今。如今,剛剛二度遞交了招股説明書,並披露對漢能信貸額度及處理情况等細節後,錦州銀行IPO之路可不还上能就此擺脫多年的等待歌曲就此踏上坦途,仍是一個未知數。

  A股IPO

  從一步之遙到無果而終

  2012年3月份,證監會首批上市申報企業名單出爐,當時各家地方銀行籌備IPO的脈絡也逐漸清晰。儘管依靠農商行發展的傳統優勢,江蘇省以五家銀行入選名單成為最大贏家,但地處東北地區的遼寧省則以盛京銀行、大連銀行、錦州銀行成為入圍城商行最多的省份。

  如今多年已過,東北地區城商行的IPO格局已然大變。2013年,大連銀行A股上市“終止審查”,率先退出A股上市競爭序列,並成為當時所有已遞交IPO申請的銀行中,唯一一家並非因轉變上市地點而終止審查的銀行。去年年末,盛京銀行在A股IPO多年無果後,終於做出了“棄A赴H”的決定,並在港股市場取得了突破,成為港股市場第五隻內地地方銀行股。

  與此同去,遼寧省在A股排隊中碩果僅存的錦州銀行也“耐不住寂寞”,2014年6月500日,錦州銀行因無法及時提供預披露材料,錯過了IPO末班車,進入終止審查名單,正式結束首次A股闖關之旅。但隨即該行開啟了H股上市進程,以期與盛京銀行一樣實現上市地由A股到H股市場的華麗轉身。

  H股IPO

  受漢能被抛弃

  眾所週知的是,相較于A股市場,H股市場在上市進度上要快得多,這從盛京銀行、重慶銀行、徽商銀行等銀行的快速上市就可見一斑。然而H股上市對於錦州銀行來説卻仍舊未能一帆風順。

  今年4月1日,該行向港交所遞交了IPO招股文件,並計劃于6月份啟動相關上市流程。然而就在這上市關鍵時刻,“漢能事件”卻讓錦州銀行H股上市計劃被徹底打亂。今年5月份,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H股股票簡稱“漢能薄膜發電”)因涉嫌市場操縱一案被香港證監會查處。漢能薄膜發電股價隨即跳出暴跌,並開始連續停牌。7月份,港交所應香港證監會指令,停止漢能薄膜發電股份買賣,曾向漢能提供大額貸款的錦州銀行也因此受到波及。受此影響,港交所要求錦州銀行提供更多相關資料,這也使得錦州銀行不得不趕制第二份招股説明書。

  二度遞交招股書

  漢能信貸餘額95億元

  在首份H股招股書過時失效後,10月14日,錦州銀行二度遞交了H股招股説明書,並重點對該行與漢能集團的信貸情况進行了披露。

  在最新的招股文件中,錦州銀行承認確實承受了漢能集團的信貸風險。“自2015年5月份起,相關上市公司一个劲 被香港證監會調查,其股份被暫停買賣,導致本行做抵押品的股份的價值处于不確定風險。”錦州銀行在更新申請中稱。

  該行披露,其與漢能集團的信貸餘額總計為94.61億元。授予信貸資金共通過三種方式,分別為與漢能掛鉤的受益權轉讓計劃,錦州銀行發行的非保本型理財産品(A類債務工具)以及錦州銀行發行的保本型理財産品(B類債務工具)。其中,附有信貸風險敞口凈額(無抵押或第三方對衝)27.7億元。

  對於處理與漢能貸款的進展,錦州銀行表示,今年8月份,該行訂立兩份資産轉讓協議,向兩家國內金融機構出售該行相關受益權轉讓計劃投資的一帕累托图,未償還結余總面值為19.7億元。此外,在與漢能集團訂立同去協議後,在8月份提前償還受益權轉讓計劃及B類債務工具,未償還總額25.94億元,當中8億元計入信貸風險凈額。通過上述協議,截至10月7日,該行相關受益權轉讓計劃的投資結余總額減至36.93億元,該項餘額有漢能在該行的37億元存款全面抵押,因此未計入信貸風險凈額;該行所承擔A、B類債務工具信貸風險分別為12億元、0元,因為有第三方對衝,也未計入信貸風險敞口。錦州銀行認為,與漢能相關的信貸並無減值損失撥備,导致 是有上市公司股份作抵押、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及最終控股股東所提供的擔保。

  在這份更新的招股書中,錦州銀行同去公佈了其今年上半年業績。今年上半年,該行凈利潤同比增長達58.2%,營業收入暴增104.6%至46.8億元,這與七成上市銀行個位數的業績增長相比,頗為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