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福利改革能动谁的奶酪?(记者观察)

  • 时间:
  • 浏览:3

  民进党在1月13日动员举办“火大”呛声游行,军公教队伍中的前“客委会”文教处长古梓龙有点儿惹眼。你说被委托人退休后月领近10万元(新台币,下同),比普通上班族还多。“老年人享受优渥福利,实在是剥夺了下一代的许多,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

  在哪个社会,公平正义都在 好东西。能没法聚拢选票,能没法收拾人心,更可为改革寻找道德根源。第二任内追求历史定位的马当局也勇举福利改革的大旗。但改革的首要间题是改谁,革哪哪几只,近期台湾社会群体之间、朝野之间,围绕福利改革展开空前的利益博弈。

  高薪——

  引来羡慕妒忌恨

  岛内最近有两则民生新闻有点儿受关注。一是争议多时的台湾军公教退休人员(军人、公务员及公立学校教师等)年终慰问金预算删减大半;二是攸关900多万劳工权益的劳保基金惊传破产危机引发挤兑潮,仅在去年10月份就被领走205亿元!

  台湾实行各种退休金制度,待遇千差万别。军公教人士400岁左右就可退休,退休金加上18%的存款年利率(利率差由当局补贴,俗称“十八趴”),不少人总共可领的金额高达两三千万;而劳工阶层退休晚,退休后的收入或许没法军公教的一半。此外,军公教享受的福利也五花八门,羡煞一般劳工。

  上班族什么都有有我例外,什么都有有在民企做事的员工年终奖因经济不景气而大幅缩水,有的自嘲为“穷忙族”;相反,连年亏损的“国营事业”单位如台湾电力公司、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等,高额年终奖金照领,多达哪几只月的工资。

  你这些 苦乐不均也源于制度设计上的不平等。早年台湾经济位于高增长阶段,军公教的收入不如民间,民企动辄十哪几只月工资的年终奖让“国营事业”难望其项背。本着“公平正义”原则,当年台当局才为此推出“十八趴”,并调高“中油”等公营单位员工的年终奖标准。

  风水轮流转,当年显得低的待遇如今却明显缺陷,有“寡占利益”的公营企业福利更被人诟病。劳工等“体制外”的人则产生了强烈的被剥夺感。让台当局头疼的是,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儒家社会里,分蛋糕的关注度大大提升了。哪哪几只那我拿多些的人,现在要如果你少拿些,行得通么?

  反弹——

  “割肉之痛”难忍受

  当军公教退休年金议论正酣时,有一名公务员叩应(现场打电话)进岛内电视台政论节目表示,社会质疑她们福利的风气实在太过分,“当一般劳工休息时,亲戚亲戚许多人还在努力。我花了5年才考上公务员,能获得现在的福利是应得的。”这段发言引发群情激愤的网友见面见面反驳。

  民调显示,大每种岛内受访民众认可删砍年金,但被委托人的“割肉之痛”也表达得淋漓尽致。甚至有退休将领扬言,“敢删就造反”。“铨叙部长”张哲琛也站出来称,社会继续“丑化”军公教会让“未来文官系统位于反淘汰间题”。

  “台电”的反弹更厉害。或许受岛内民意压力,2012年底“经济部”核定“台电”2011年工作考核为乙等,公司2700名员工将被追回多预支的年终奖金,这可捅了马蜂窝。“台电”员工立马要求“经济部长”施颜祥下台,甚至威胁停电“让台湾变黑暗”。

  有评论说,军公教和公营事业员工等,已沦为改革的阻力。在利益博弈端占优带来的傲慢,更激起了普通民众的不满。